http://addons.books.com.tw/G/001/7/0010470297.jpg
(圖片來源/博客來)

漂亮的話,人人會講,但誰成名之後,願意剖心置腹地與你分享,人生青黃不接時的絕對暗黑呢?日本街拍大師森山大道絕對是其中之一,在ISA心目中,森山大道是個世間難見的奇人。

他最知名的犬的記憶一書,說實話,一開始,ISA根本啃不下去,因為他的筆調,實在太蕭瑟、滄涼、鬱悶,但後來為何又陸續買了犬的記憶終章邁向另一個國度晝的學校 夜的學校

不是我有蒐集狂,而是小毛很愛森山大道的照片,為什麼?小毛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就只是沒事,會挖出來看一看,追隨著小毛的目光,ISA也默默慢慢看出興味來,很適合推薦給有志從事創作的獨立工作者閱讀。

犬的記憶終章有一段是寫到森山大道與荒木經惟的首遇,非常有趣,他形容荒木經惟是一隻不知什麼叫停滯的怪獸,但文質彬彬,用字精準,卻又講話聲音很大,奇裝異服,常常笑得很豪放,黑框下的眼睛卻沒有在笑,能成為大師的荒木經惟,果真也是個充滿了衝突感的異類啊!

而四本書之中,最令我玩味再三的是晝的學校 夜的學校,原來森山大道是一個不怎麼買相機的攝影師,平常最愛用的,就是很經典、很輕便的傻瓜相機,別說攝影包,他平常連小包包,都不帶,相機隨意放在褲子口袋,底片放在上衣口袋,就走到街頭拍照了。

拍照時,有時連觀景窗,都不看,光憑直覺按快門,偷偷摸摸的拍,類似小偷的手法,有如趕不走的蒼蠅般,嗡嗡嗡的緊貼在人們的背面拍攝,把當下的瞬間捲進照片裡,也曾因偷拍被追趕毆打,底片整卷被抽掉,在他的眼中,套句現代人的語彙,攝影師,本質上就是狗仔隊,果然是街拍大師才會有的風格啊。

森山大道拍完照,有時會迫不及待的要馬上洗出照片,有時又會放任著不管,有些底片,甚至是堆了數十年後才沖洗,真是個怪咖啊!

若沒有心情拍照,就裝死,當出現拍照的心情時,就開始動作,如果不想動的話,連別人都無法擺佈,我想他的創作很難複製,充滿了個人感,可能就是因為他是一個完全活在自己世界裡,完全憑當下直覺按快門的創作人吧!

雖然,在我眼中森山大道是個陰鬱的創作者,不過,他倒說自己是個樂天派,不管再怎麼窮,再怎麼低潮,再怎麼不順遂,都不曾覺得人生走到谷底,也會一直堅持走攝影這條路,自從接觸到攝影,對其它的事務幾乎沒有什麼興趣,這個心情,完全能理解,因為,自從我自己開始寫作之後,腦海中就不曾再出現其它的選項了,不管心情再壞再紛亂,一旦開始寫稿,自然就會整個人平靜下來,很奇妙。

即使森山大道曾經逃離攝影,終究又率直的回到攝影的身邊,雖然我完全不懂攝影,但也忍不住想,這也是一種攝影師的天命吧!?我很喜歡這本書裡森山大道談攝影的直白吶!

任何型式的創作,在某個角度上,都算是一條難以複製的不歸路,沒有人可以告訴你,這條路是否可行,是康莊大道,還是荊棘難行,走著走著,也難免有灰頭土臉、崎嶇不平的時刻,心中難免有所掙扎,而身為一個街拍攝影師,最重要的就是依據自己的心,持續拍攝下去。

森山大道給攝影後輩的建議是,如果怕苦、怕窮,還是趁早改行比較好,同時也說,只要持續作很多事,「持續就是一種力量」,一直不停不停的拍下去,就能付房租、買底片,一年又一年的累積下去,看到這裡,如果是從事創作的人,應該都有一股會心的交織情緒吧。

晝的學校 夜的學校可以是陪伴Freelancer的心靈之書。

森山大道系列報導:
晝的學校 夜的學校
邁向另一個國度
犬的記憶終章
犬的記憶


創作者介紹

ISAISA的星星之光

isa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