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M-1.JPG
我喜歡透過文字整理思緒,也喜歡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


身為一個自由撰稿人,最主要的工作內容,除了「寫稿」,還是「寫稿」,
今年是ISA寫稿生涯的第十年,有時也會被問到:「寫不膩?寫不煩?」。

雖然,截稿一定有壓力,寫稿一定有瓶頸,採訪一定也有滿頭包的時候,
不過,這十年來,儘管歷經風風雨雨,走過人生與健康的911,
我卻更加珍惜,現在還能夠自由接稿,繼續寫稿的日子。

我是一個心裡有很多問號的人,舉例來說,看到NDM-1超級細菌新聞時,
看到「肛門拭子」這個名詞,就有滿腦子的疑問,這是什麼「碗膏」?

在網路上,GOOGLE一下,眾說紛紜,隱約知道是種採檢的方式,
但到底怎麼作?還是沒答案,後來發現,原來我也不是唯一一個有困惑的人。

藉由採訪跟寫稿的機會,終於從專業的感染科醫師李聰明口中得知,
「肛門拭子」現在是採用乾的棉花棒,擦拭肛門內的直腸黏膜後,
再放到培養皿裡面,進行培養的一種採檢方式。→真相終於大白!

我喜歡問問題、我喜歡透過指尖及文字整理思緒、我喜歡分享所見所聞,
也喜歡在文章裡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所以,即使有些壓力,還是愛寫,
很肖想,有一天能光靠自己的名字,自由在江湖走跳(如果還跳得動)。

這三年來,因為轉型成為自由撰稿人,經過一、二年的反覆嘗試,
逐漸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節奏,不再過度接案,可免於焦頭爛額,
也較有能力篩選合作對象及議題,這對撰稿的自由度有往上加分的效果。

人事更迭,每天、每天都在翻新,下個時刻,就有可能產生巨變,
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夠寫多久,自由撰稿人之路,還能走多遠多長,
現在的我,比十年前的我,三年前的我,更加珍惜,能夠好好寫稿的日子。








創作者介紹

ISAISA的星星之光

isa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