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addons.books.com.tw/G/001/9/0010495499.jpg

我知道陳樹菊慷慨捐了一千萬,卻對自己很吝嗇,連一雙腳得了嚴重的靜脈屈張,併發蜂窩性組織炎,走路一枴一枴,痛得不得了,都拖著不肯去看醫師,開完刀隔天,就又拼命去賣菜。

但我不知道的是~陳樹菊,因為常年搬沈重的菜,搬到連手指頭的指紋,都磨到看不見了。

而能夠捐一千萬來助人,是因為她常年一天賣二十幾個小時的菜,一個月營業額,最高時,可以高到數百萬,一天卻只花不到一百元,一天只吃一頓不到三、四十元的正餐,以近乎自虐的方式,一塊錢一塊錢給存起來的,這些細節,都是最近看了不凡的慷慨-陳樹菊,才知道的 。

她讓我想到已經過世的阿姆,也是常常白飯拌了菜湯,就是一頓,因為,這樣吃最快,花不到五分鐘,又能去忙自己手頭上永遠忙不完的青菜跟田事。

阿姆那一代的女人,最典型的台灣歐巴桑,不知怎麼享受好日子,也不懂得花錢在自己身上,都是這樣簡簡單單又紮實地,撐起一整個家,養大眾多弟妹及幼子,真的是很令人不捨。

別人問:「怎麼不早點回家?」
陳樹菊說:「反正回家也是一個人。」

她真心認為能多賣點菜,又可以捐錢去幫幫別人,讓她心裡覺得很快樂。休息?反而像坐牢,不知能作什麼?就算因此能好好養病,可以活比較久,對她來說,也是「活那麼久要幹麼!早就活夠了!」。

看到這一段也讓我覺得好心酸、好心酸,我相信這是她的真心話,台灣的查某人,字典裡並沒有「自己過過好日子」這種字眼,我的阿姆也一樣,「活著一定為別人作些什麼」,已經像魔咒,在她們心裡生了根,一輩子不會改變,讓她們勞苦一生,值得嗎?我想她們從來沒有想過,即使想過了,也無法改變終生的執念。

陳樹菊是聰穎的,在社會大學裡,飽讀人情冷暖,學以致用,淋漓盡致,並不是大家想像中,很悲苦的菜販子,她是個值得驕傲的專業生意人。

身為老闆娘的她,說了,「做生意快五十年,我不巴結客人,也不應酬客人,但一定實話實說,一定講信用。身為生意人,該賺的錢我一定要賺。坦白說,我的東西並不是最便宜的,因為好的東西便宜不了,本錢擺在那裡。客人若不嫌棄,覺得划算,就會來買。」這是專業人仕的氣節,從生意場中翻滾找到的專業定位,我也很認同。

在陳樹菊的身上,我看到艱苦人的體貼厚道,以及我阿姆的身影,即感動又傷悲。


心情加映》180萬的信任票

這本書裡,談到一段讓我很震驚的話,就是有次陳樹菊要買自住的房子,有個常跟她買菜的客戶,同時是好朋友的醫師太太,主動要借她錢,而且問都沒問多少錢,就直接打電話請銀行經理,授權直接開票給陳樹菊,結果,陳樹菊借的是180萬吔!而且,對方完全沒問,何時可以慢慢還錢。

雖然,我從來沒有跟別人借過錢,但聽到「人家主動對陳樹菊的信任票值180萬!」還是覺得很了不起啊!180萬在現在,也不算小數目吧!






創作者介紹

ISAISA的星星之光

isa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土人
  • 她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
  • 小土人

    這是許多傳統台灣查某人的縮影
    太令人心疼與心酸

    ISA

    isaisa 於 2011/02/16 22: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