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石讓.JPG
我愛霍爾的移動城堡,也愛久石讓編曲的主題曲「世界的約定」。

我很愛霍爾的移動城堡裡,帥氣、自由的魔法師霍爾,也愛轉轉鈕,就可以轉換空間的城堡,更愛有著90歲外表又有少女心的蘇菲婆婆,每每聽到霍爾的移動城堡裡代表蘇菲婆婆的主題曲「世界的約定」,心裡就有一股溫暖的感受,而這首曲子的編曲者,就是久石讓。

直到看了久石讓:感動,如此創造(日原文:感動をつくれますか?)這本書,我才知道,當初宮崎峻要求久石讓追加這首主題曲時,曾經讓久石讓感到很洩氣,自信心受到打擊,緊張到擔心自己的心跳被聽見,直到久石讓,以鋼琴演奏的曲子,被當場要求彈了一次又一次,幾個月來水深火熱的痛苦,才在一瞬間化為無與倫比的喜悅,這真是創作人必經的歷程啊!

而在創作霍爾的移動城堡的配樂時,為了打造一個不受情緒起伏或身體狀況影響的工作環境,讓自己容易保持專注,久石讓,每天讓自己過著有如馬拉松選手般,極為固定、規律的生活,以邏輯的思考及乍現的靈感,創作出有爆點的新作,不少吃任何一餐,也不徹夜趕工,目地是避免負荷過重,而影響到隔天的工作效率。

這段話讓我想到寫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的村上春樹,村上大叔也是以每天跑馬拉松的方式,在小說創作時,把體內精神的毒素一一掏出來,但在此同時,也刻意維持肉體的強健,不讓瀕臨崩潰的情緒,危及作品的完成度,有強韌的肉體、不間斷的創作,果然是專業人仕的基本配備啊!

久石讓:感動,如此創造裡提到,創作有二種態度,一是藝術家的態度:以自我為中心,創作只要我說了算,只以自己的想法為唯一骨架的創作態度。另一種是專業人仕的態度:以身為社會的一份子,創作社會所需要的作品,係以社會需求為導向的創作態度。嗯!似乎真是如此呢!

而專業人仕,在創作時,不能夠因為怕丟臉,或自命不凡到違反人性,要明白,真實的世界是很現實的,失敗,必定是自己遺漏掉某個重要的細節,必須自己把責任扛起來。

這個世界上,並沒有所謂輕鬆的人生或工作,每個人總有不為人知的苦處,身為創作人,當然,常需遭遇挫折、挑戰,不可能盡如人意,與其浪費時間在埋怨懷才不遇,不如多花點時間,克服創作的瓶頸,是的!大叔說話好實際啊。








創作者介紹

ISAISA的星星之光

isa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