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addons.books.com.tw/G/001/5/0010502005.jpg
昨天,在山崎豐子自述:我的創作.我的大阪的書介上,看到了一段山崎豐子自述的往事。

有次,她因為沒有自信,可以再寫出更好的作品,想趁機引退,一走了之,結果向來在作品上,很支持她的〈週刊新潮〉責任編輯齋藤十一先生,馬上跟她說了一段意味深遠的話:「要邊寫邊踏入棺材,那才叫作家。」雖然,不是對著我說的,也被鼓舞了。

寫作生涯,若單純以動作來分析,就是一個日復一日的key in動作,在文章沒有被閱讀之前,在書寫的過程中,可以時時歸零,處處是關卡,說容易很容易,要說困難也是不假,要被放棄,什麼時間點,也都可能被發生。

如果有個像齋藤十一先生這樣見多識廣的前輩,可以對初出茅廬的我說:「妳有小筆電,就可以過活了。」那不管心中再怎麼忐忑不安,也會覺得值得一搏吧!

自行接案這幾年,除了採訪、寫稿,也像書蟲般,一本接著一本啃了上千本的書,最大的心靈成長是:「對於不可能改變的不公平,不再心懷怨恨。」這對於我來說,並不容易,可幫助很大。而很多寫作者的自述,在字裡行間,也都給了我不少無形的支持,不覺孤身一人。

而不管,工作或生活,不斷要求自己作到:「不找藉口、不訴苦、不埋怨、不自憐。」碰到困難,儘早解決,無法處理,儘早放棄。金錢是有限的,時間是寶貴的,讓自己覚得生命踏實,無價。

我承認自己在生活上,這四點,作得遠比工作上淒慘很多,因為,有些狀況,無賴起來,的確是比糟糕的大學室友,還嚴重,我有自己不能讓步的堅持與理由,而人生的學分,要修完,卻不容易。常常是處於進一步,退三步,在內心裡,節節敗退的狀態,又不能拋下責任,完全擺爛。

前同事擔心我對村上大叔太過崇拜,對自己要求過高,其實她太過慮。本質上我是懶人,這從我這一生沒跑過馬拉松,跑跑跑步機也是十年前的往事,就可見端倪,我只是喜歡過有節奏的生活,村上大叔的自律,就算打對折,對我還是舉手不可得的高標XDDD。





創作者介紹

ISAISA的星星之光

isa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