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21:我是這麼想的

本人跟大家一樣,很不喜歡生病,更討厭插管、開刀,會抖,
但是啊,近年因為爆肝急性盲腸炎,也從中得到不少的收獲哦!

舉例來說:我真的明白,「肝哪嘸好,人生是黑白。」是什麼感受,
親自動了腹腔鏡手術,也才發現肚皮傷口不痛,痛的是喉嚨跟肩膀。

工作上,繞著的,多是醫療專業人仕,還有一些正在生病的人們轉,
同時,也因為有許多專業的採訪對象,當心中有困惑時,可儘情發問。

有時候,甚至會有點偏激的想,老天爺讓我生病,是有目的的,
祂是希望讓我更貼近病人的需求,更能拉近醫病之間的落差,
讓我更能稱職的扮演好,醫病之間的橋樑,成為知識轉換的途徑。

每件事件的本質,就是陰陽二面,沒有絕對的美好與醜陋,
只存乎「一心」,而同理心,當然可以決定你的眼神和筆的落點。

像最近看到雙和醫院的換腎新聞稿,看到「全腹腔鏡」,心裡困惑,

請教了主刀的陳信安醫師,原來活體捐腎為了減少捐贈者的疼痛,
取腎有全腹腔鏡跟手輔助腹腔鏡兩種手術方式,傷口大小差不多。

但前者操作較困難,且適合較纖瘦的捐贈者,傷口在恥骨上方,
後者較全腹腔鏡稍容易,適合較豐腴的捐贈者,傷口在肚子中央,
因此,對捐贈者來說,若是作全腹腔鏡捐腎,還是可以穿比基尼呢!

而腹腔鏡手術後的酸痛程度跟酸痛範圍,跟手術時間是成正比的,

這是因為腹腔鏡手術前,會在腹部打二氧化碳,撐大肚皮,增加視野。

手術後,不只是肩膀,有可能連肋骨、上半身,都覺得酸痛得不得了,
類似是激烈運動後,被運動到的部位,都堆了滿滿乳酸的感覺。

而且,有些很纖瘦的女生,的確會跟我一樣,在作過腹腔鏡手術後,
因為,肚子在手術中,
被二氧化碳撐得像顆大氣球,手術後二到三周,
覺得挺了個貌似懷孕三月的肚子,但這些情況,都會慢慢的自然消褪。

這些患者才會有的疑問,其實在臨床上,非常的常見,也很困擾,
若不是自己曾經歷過,是不會注意到的,偶爾生病也是會有收獲的。

只是罹病感受不難陳述,但護士荒、急診一床難求,還是焦慮無解。



2012.03.25:不棄不離不自由

我贊成單方無過失離婚。

婚姻,不在於名份,而是兩個人共同擁有的感情,
若任何一方沒了感情,婚姻,就不再有存在的意義。

不棄不離是詛咒,不是幸福,因為,幸福只存在相愛的時刻


星期閱讀》48+3

神的病歷簿2


兩個人的老後


素人之亂




創作者介紹

ISAISA的星星之光

isa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