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06:窘境

這個時代,並沒有永遠存在的職位,也沒有永遠存在的公司,
有了這樣的體會,或許,比較能夠坦然面對多變的人間事,
而人生的緣份很微妙,每一次的轉彎,往往也是另一次奇遇的開始。

昨天,被媒體同業問到壹傳媒即將出脫的傳聞,感覺到一種末日的哀愁,
雖然已經離開五年多,但那裡的確是一個可以讓記者有舞台發揮的地方,
如果,真如江湖傳言是被賣給X資,那麼靈魂將滅,就只剩行屍走肉。

新聞媒體在這五年的變化,具體來說,就是江河日下、日薄西山,
能夠堅定立場,不作新聞置入的媒體,屈指可數,諷刺的是竟多數是港資。

新聞媒體的靈魂,一旦被剝奪,成為可人為操控的傀儡,那還什麼可說?
在狂罵記者腦殘的同時,又有誰真的在乎過線上記者被迫置入的窘境呢?

而自從影音新聞開始發達以後,線上記者不只要能寫稿、角色扮演(以醫療線為例,一般是演被檢查的病人......@@),還要會拍影音、剪輯、配音。現在若要再加上新聞置入,不得不慶幸,本人因為幸運被火,早已從線上退役 (安心->學小紅)。

想像有一天,新聞只剩下置入,萬事萬物一一被和諧,那台灣還會需要唯恐天下不亂的記者嗎?被掐著脖子寫新聞的感覺很不好,那還不如乾脆轉行去企業上班,寫寫新聞稿算了。

而當初大家怕得要死的港資,十年之後的現在,竟變成台灣記者心目中,最後一塊新聞淨土,說來還真是諷刺極了。


---------------------------------這是情緒轉換的分隔線-----------------------------------------


這五年來,媒體一直在地震,
早已經分不清,那個是主震,那個是餘震,
彷彿全部都處在地震帶上,東搖一下,西晃一會兒。

當然,根據肥佬黎的「搖樹理論」,本人早就屬於被搖掉的枯葉,
所幸,心臟強、臉皮厚,別人眼中的枯葉,也還發了新枝芽......。XDDD

以前沒什麼在跑社內新聞,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無論當初是怎麼被搖掉,都很感謝老天爺跟貴人們,謝謝大家成就現在的我!

PS:可微妙的是,我很愛聽一刀未剪的影音新聞,有時還會特地去you tube找完整的段落來聽,這到底是為什麼?(抱頭!)


2012.04.07:當記者不發問

在卓越新聞獎基金會看到一篇文章《當記者不發問》裡提及,「不敢問、不會問、不想問,是年輕記者必須要正視的問題......如果不發問,逕自提筆為文,那是作文,不是新聞。」。

又說,「記者這個行業最大的滿足,是與人相處、與新知撞擊,這兩個元素都建立在人際互動上。把小部份人瞭解的事實與知識,傳遞給大多數民眾知道,帶出社會進步動力,產生正向循環,這是新聞這個行業最讓人興奮、滿足之處。如果關起門,不想問,怎麼可能發揮記者的功能,體驗新聞工做(作)的快樂?」。

這些當然都沒有說錯,但原本該是一針見血、切中要點的記者,為何會變得「不敢問、不會問、不想問」?為什麼「 不敢問、不會問、不想問」的年輕記者,會成為火線新聞的主力?這才是更值得探究之處。



星期閱讀》55+3

蘑菇手帖ing

等待練習ing

四十九日的祕方






創作者介紹

ISAISA的星星之光

isa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