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 SARS

除非得了失智症,這輩子,都無法忘懷的SARS。

今年4月24日是SARS和平醫院封院十週年。自從跑過SARS,我對台灣的某些「外表人模人樣,骨子裡殘忍異常」,卻又「很會作官」、「官官相互」的官員,就沒有再有一丁點的信任感。

相信的是某些醫界的人,會把真相說出來,會卯足全力想辦法把病人從死神中搶回來,這也是花很多心力跟時間,繼續寫健康醫療專欄的動力。儘管力量有限,可有些事,我們不去作,就越來越少人發聲了,真的。

中研院林富士院士說,「記者的社會角色是溝通者,責任是讓人群之間溝通無礙。」雖然我已經不是線上記者,也不在新聞媒體任職,可這段話,我收起來,就放在心尖上,時時提醒自己,下筆時,想著我的讀者,也想著我的受訪者。

我有一些私心,希望醫病、病醫之間的信任,可以再多一點,即使只多一點點,都好。看到這些年,病人罵醫師、醫師怨病人,心裡好難過,台灣人,不該是這樣的。

說實話,我也知道很多人打心底,根本瞧不起自由撰稿人,覺得自由撰稿人心裡只有稿費。

我不會說稿費不重要。事實上,對於我們這種沒有固定薪水可領的人,沒有稿費,就沒有辦法過生活,有穩定的稿費收入非常重要,可在此同時,我希望自己在領稿費的同時是心安理得的,對我的讀者、受訪者是有幫助的。

這六年來,被很多人恥笑、嗤之以鼻,背地裡,說是假清高,也不是太少,這些難聽的話,不是沒有耳聞、也不是沒有感覺。

人生總有選擇,即然寫稿發不了財,至少要寫一些自己覺得有價值,掛上自己的名字時,不覺得丟臉,晚上可安穩睡覺的內容吧!


4.26 NO LINE

身為一個完全不用LINE、WhatsApp、WeChat的人,還是感受到這些社交通訊App的厲害之處,繼我麻吉淪陷之後,連我家小毛考完期中考,也滾著要在他的「小配配」上裝LINE,理由是他的同學(小六)大家都LINE來LINE去,他也要!科科

為什麼不裝LINE、WhatsApp、WeChat?
因為,我是不上班的人,可不希望搞得比上班的人還忙。

而且啊!見城徹說的沒錯,「打電話原本就是很沒禮貌的行為,像到別人家作不速之客,會打斷別人手頭上正在進行的工作,中斷寫作一氣呵成的靈感。」。

是一個無法不理會電話、簡訊的人,所以,也無法理會裝了LINE、WhatsApp、WeChat之後,怎麼可能不因頻頻的簡訊聲而不一直中斷手頭上的寫作?(即便手機可以關靜音,這些App也可以設定勿干擾之類......)

更何況幹麼再挖好幾個坑,讓發稿人無限量追稿呢?這或許才是真相。科科科


4.28 Be patient

有時,生命就是在學習等待,這是老天爺善意的提醒。

我在38歲時,突然面臨「三失」的超級囧境,完全苦手,心也是。沒有別的辦法,就是得慢慢等著身體復原,等著工作慢慢慢上軌道,心內之事,迄今仍然無解,也只能等著時間過去,希望未來有一天能夠解套。

Be patient.


創作者介紹

ISAISA的星星之光

isa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