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老闆要撤守台灣了,臨別前說了,「但是也沒辦法,我撐不下去了這個地方,此地不留人。」、「沒有什麼遺憾,人生就是這樣,盡了力以後,失敗了,也要承受,失敗了,也是人生的一個過程,沒什麼,沒什麼遺憾。」。

3:18'的「失敗了,也是人生的一個過程。」這句話,說得特別有詩意。

沒說出來的是,你們台灣人為民主這麼辛苦,但為什麼會有這樣挫折的結果?他說不清,也不想說了。

而台灣人的新聞自由,居然是寄望在香港報老闆的身上,這才是最令人無言的悲哀!

前老闆回家去了,竊喜的人不在少數,可影響最深的是,還沒放棄新聞夢的記者群,又少了一個可以盡情揮灑的舞台。





2012.10.15 低調奢華

個人意見在爽報:你在看我嗎?寫到,低調奢華的概念,雖無法讓人一眼看穿,但絕對不是希望完全神隱而失去舞台或觀眾,而是一種刻意只透露給內行人看的私密姿態。

不再被注視、渴望的奢華品,其實就是「過氣了」,不是嗎?

同樣是個人意見所撰寫的作者玉照這篇文章,在周一看,特別有解悶的神效。我也不愛封面有作者玉照的書,會儘量避免購買,就算是我蠻喜歡的村上大叔,也一樣。

唯一的例外是自傳吧!公開:阿格西自傳,就算是我少數喜歡印有作者玉照的書封,但真正的原因可能是阿格西的臉超級帥氣吧!!! (果然,還是外貌協會)



2012.10.16 夢想

穿著Mina去旅行:皆川明

一個人被世人遺忘的時候,就是真正的死亡。當一個夢想被逐漸淡忘,亦同。

這輩子只在二家新聞媒體幹過正職的記者,一是明日報,二是壹周刊,
前者是台灣第一個網路報,後者是台灣第一個港資媒體,曾懷抱著的夢想。

這些新聞夢,如今看來都抵不住現實考驗,在精神上,逐漸步上窮途末路,
當然也覺得可惜,十二年後的現在比二○○○年明日報時,現實殘酷得更多。

若不是在新聞界,不見得能了解,對擁有新聞夢的人來說,處境多麼艱難,
如果必須脫離體制內,才能寫想寫的題材,混得再開,都無法感到好樂觀。

而小說家九把刀在一次接受壹周刊的專訪時,曾經說過,
倘若沒辦法靠寫作養活自己,他打算邊當管理員邊寫小說。

有了這樣的決心,就算僅有心中的一支筆,也能夠不間斷的寫下去吧!

對了,創立MINA的設計師皆川明,在品牌剛成立時,也曾在魚市場打工維持生計,因此,魚的花樣,也成為MINA經典設計的一部份,很妙吧!



2012.10.17 真實

普通人在壹傳媒與我裡寫到,「 明日報的失敗卻給了黎智英一個大好機會,從天而降的一大批有經驗的新聞記者,正是開始侵入一個新市場所需要的能量,台灣壹週刊就是由這批明日報的記者開始的。」。

記得明日報召回所有的記者,要宣布倒店的那一天,本來氣氛很凝重、空氣很凍結。 有個男聲很激動的說,「怎麼可以倒,我還有一個獨家沒有發!」, 結果,大家就同一時間,笑開了,這是我對明日報印象,最鮮明的句點。

這12年來,黎先生跟詹先生的情況,也翻轉了一圈。一位媒體大亨的夢破碎,另一位倒著實成了網路大亨啊! 一%的意外,一百分的成功,真是這樣的嗎?

不管是明日報、壹周刊,這二個工作我都非常喜歡,就因為可以呈現新聞裡的真實,我想有很多記者願意承受社會的白眼,領一個一般般的薪水,又隨時要面臨被火掉的壓力,拚命跑新聞,都是基於同樣的理由。

台灣有很多能跑、能寫的記者,只要媒體夠自由,讀者也很捧場,但媒體界目前面臨最大的問題,是「容不下自由媒體的,正是這些發給記者薪水的金主。」,這不僅僅是記者的悲哀,也証明台灣這塊土地,已經貧脊到撐不起新聞自由所需要的養份。



2012.10.18 腦傷

我真心覺得腦子被洗壞掉,也是一種腦傷。

而換個老闆會不會換個腦袋?肯定會受影響,因為人都有求生、求變的本能,有時候,並不是刻意要被改變,而是在不知不覺就會受到環境的壓力而有所調整。

最近,瑞典有個研究指出, 《創造力,也是精神疾病特徵之一》裡面提到,精神疾病的有些特徵,或許是創作的泉源。

舉例來說:自閉症,常對某一主題有異於常人的興趣,躁鬱症有近乎痴狂的執著,精神分裂症,則擁有天才般的創造力思考。

而作家患有焦慮、躁鬱、精神分裂、憂鬱症及藥物濫用的風險比一般常人高。

精神上,不敏感的人,其實是無法當記者的。跑新聞,必須能夠聞到空氣中的不尋常,才能挖掘到一些內幕,而這些內幕,正是新聞最精彩之處。

我覺得從事新聞寫作的人,如果必須有個老闆,務必尋找一個肯放手給空間的老闆,否則,因腦傷而日益腦殘的機率,也會比常人高。



2012.10.19 價值

在商業周刊網站看到一篇文章老實講,不要錢的最貴,裡面提到台灣人普遍認為設計是不值錢的,我深有體會。

我自己也曾碰過一次公關公司,談到最後階段。回馬槍把稿量增加兩倍,仍希望稿費,維持原報價。回絕之後,也默默反省了一下,自己的撰稿專業,是否看起來只有對折的價值?

我是一個自由撰稿人,從不賺取寫稿以外的「業外收入」,因為我相信文字的力量,也相信撰稿是一個可以值得投入,並賴以維生的專業,但能不能經得起市場的考驗,我自己也沒有把握。

如果無法靠單純的寫稿存活,我打算去附近的小七打工(前提是小七願意收留我)鍛鍊體力跟腦力。小七是我心目中,史上最強服務業種!

最近在看張桂越辦的巴爾幹周刊,跟寫的書失去非洲的犀牛,我想我一輩子,也不可能有她的勇氣,但她所說的「接觸,是化解誤會的第一步!」,其實跟「不扮高深、只求傳真」,都是一樣的。很多事情,必須親自觸及,才能解開滿肚子的疑問。

這一期的《巴爾幹周刊》,斯洛維尼亞人薩學東,寫到「我們是受壓迫的一群人,總給政客或搞經濟的人,以各種藉口來欺負我們」、「我們喜歡靠著進步的西方文明走、喜歡爭口氣、追求卓越」、「很享受斯洛維尼亞的好,也接受她令人傷心的一面」、「一九七○年後出世的斯洛維尼亞人,被認為是最幸運與快樂的一群。因為我們這一代沒有上一代那麼苦,也沒有下一代那麼倒楣。」,這些跟台灣很雷同啊!



2012.10.20 埋葬

這本由蘭迪教授遺族所寫的新書《 最後的演講,永不完結》,在1300期商周書摘中,所下的標題是「看今日的可能,而非昨日的失望」,我很喜歡,也很期待。

失去賈伯斯的蘋果,失去蘭迪的遺族,在葬禮之後,還必須存活,就像埋了一顆種籽之後,勢必要突破黑暗的困境,才可能讓種籽發芽,使故事得以帶著希望延續......



2012.10.21 小強

張桂越《失去非洲的犀牛》,「生命中有太多說不清楚的事,你想說明白,卻越說越不清楚。」。

連夜看完的這本書,是我不曾了解過的非洲國家查德 Chad,也看到一個對國際新聞充滿熱情的獨立記者,怎麼為了十萬塊的授權費被電視台當SARS般躲著,當傻瓜耍著。

用小強般堅忍的生命力,跑出來的新聞,就算是不認識的非洲小國,也生動萬分。好好看!




星期閱讀》165+9

那片藍天下


日日


周刊巴爾幹01


7月24日大道

海賊王驚點語錄


與死者協商


雨雞


巴爾幹周刊


失去非洲的犀牛



全站熱搜

isa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