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一直反覆在看黎智英的視頻,忍不住就鼻酸,
有的人,一輩子罵人無數,就是不會說句「對不起」。

聽到他低著頭說,「珍重」、「真的對不起」,連我這個前員工都哽咽了,
雖然根本不是對著我說的,可五年前,沒有機會落盡的眼淚,也紛紛出籠。

雖然,我不可能再去跳火坑,但對火坑散發的光芒,仍有感情,
也很難想像炙熱的火坑會在五年後,逐漸變得如此黯淡、蕭條。

在壹周刊的那六年,真的很辛苦,不是稿子多的苦,是日夜放不下新聞的苦,
只有離開台灣,到接不到手機的地方,才能暫時扔下那種心頭悶悶的沈重感。

被火掉之後,肝也爆了,雖然前途茫然,但身心說實話,也是鬆了一口大氣,
在我看來,台灣媒體環境驟變的前奏,在2007年Q1,就已經開始了,
從來沒動念,再回到那樣的戰場,充其量只能去救救火,沒辦法再提頭上班。

跑新聞是一種癮,只要身陷其中,就很難逃離反覆發作的躁鬱症狀,
很難說得清楚,那是一種又痛苦又快樂的感受,無以自拔,直到被火得解脫。

人生能有這樣一段經歷,很棒,也很值得!
可能就是生命中的這六年,成就現在的我的堅韌。

深信所有的苦難,就像截稿日,時間一到,無論如何,必會終結,遺憾無法。







創作者介紹

ISAISA的星星之光

isa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