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看了Bubu寫的廚房之歌,這幾天又接連看了她寫的網誌實作、實作,慢慢做小廚師一小廚師二小廚師三是一系列孩子們在她的餐廳實作的活動記錄。

1-food.JPG
睜大眼看,小小的ISA右手裡,正抓著食物,左邊也是手食族的,是我的大姐。

Bubu寫的菜色,都是最引人食欲的家常菜,而她的味覺跟ISA很不一樣,這在看了她寫的廚房之歌時,就知道了,ISA比較不愛偏甜的調味,文字則別有一番滋味,跟ISA很喜歡的香港飲食作家黃雙如有些類似,ISA很喜歡她們聊些跟飲食有關~瑣碎記憶的片段。

讓ISA想到ヤスコとケンジ(直譯:康子與健兒,台譯:暴走兄妹)裡,相依為命的暴走族哥哥健兒,在吃了年幼妹妹康子,首次下廚的成果~又鹹又焦的煎蛋時說,「這就是美味。二個人一起吃的話,美味也會加倍哦!」,也在妹妹康子離家出走時說,「她不在,飯都吃不香。」,這或許就是家裡飯菜香,特別讓人覺得吃不膩、意猶未盡的主因吧!

ISA的阿姆,雖然很忙,生活也很簡樸,但卻很重視吃跟睡的品質,除了自家裡的蔬菜、肉品外,在菜市場作完生意,會買些零食、水果、食材回來,跟婆婆媽媽打聽到新的食譜,像是怎麼滷肉會更好吃,也會回家試作給我們吃。

ISA小時候,因為長得又黑又乾又瘦又小,最讓媽媽傷腦筋,吃了好多促進食欲的菜色,印象中,最深刻的是藥燉粉鳥仔(其實就是鴿子啦!),還有清燉水雞(田雞,也就是澤蛙)…,當然,還有一些更奇怪的,ISA根本也不記得的怪東西(以前的爸爸媽媽,都蠻有實驗精神,竟然,完全不擔心小孩會食物中毒…)。

阿姆作的台式炒米粉,也是全世界最好吃的,不管,ISA怎麼努力,都複製不出一樣的好滋味。而每到端午,家裡的大竈,就會冒出白白的炊煙,我們都是從一開始的飯糰、油飯,一路吃到成品的肉棕,過年過節用的糕點,當然也都是媽媽親手泡糯米、磨米漿、壓乾後再親手揉製,炊成紅龜粿、菜粿、年糕、發糕、蘿蔔糕、麻糬,只可惜這些技藝,ISA一點都沒有學到,殘念~

不過,以前,阿姆忙時,大姐負責洗衣服、大妹專司掃地,小弟、小妹還小,在一旁玩耍,ISA就是家裡的小廚師了,像是用乾麵粉炒麵茶、煎蔥油餅這類自製的麵食,在物質缺乏的年代,都是ISA曾經實驗過給自己,還有弟弟妹妹吃的小點心,當時為了有點心吃,還蠻勤奮的哩!

也因為,從小就看著老家的阿姆跟老爸,靠種菜補貼家用,ISA特別能夠體會,「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因為,農家的小孩,當然是要幫忙打理農事啊。

像是以前的耕耘機很不夠力,ISA跟姐妹們,大過年還要到田裡踩「稻穀頭」,就是把表淺的稻子根部,用腳丫子踩到土裡面,也試過一大早被阿姆從被窩裡挖起來,洗菜、挑菜,這在冬天是很大的挑戰呢!比起現在早上五點起床寫稿,不知苦多少倍。

還有次長水痘初期,被抓去田裡拔草,狂曬太陽的結果,水痘長得非常的凶猛,連頭皮都長滿了水痘,頭皮腫得像釋迦,痛到噴淚,阿姆心疼、後悔得不得了。

靠天吃飯的農民,真的好辛苦,不管刮風下雨,都要隨時巡田注意農作物的狀況,ISA印象最深刻的是「有次颱風天,家裡的青蔥,好不容易逃過颱風的肆虐,可以賣個好價錢,結果…整區的青蔥,在一夜之間,不翼而飛,全部被小偷連夜割光光。」阿姆自然傷心的不得了。

從小摸菜有個好處,就是現在買菜時,光憑菜的長像,就可以分辨出菜新不新鮮?嫩不嫩?這算是一生受用不盡的收獲吧!

現在,ISA也常跟小毛一起去挑菜、買菜、作菜,小毛總是很捧場的說「好好吃哦!」,(嘴上這麼說,但如果不合他胃口,他總吃得很少,說「今天不太餓嘛!」冏~)

現在,能夠有貴婦般的靈銳舌頭,具有欣賞食物原味的能力,是阿姆從小訓練ISA當小廚師的功勞。

延展閱讀:
我的超級阿姆》半碗麵
我的超級阿姆》舊照片




    全站熱搜

    isa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