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周,好不容易才把進行了一年多的處女作《攝護腺癌病友照護全書》書稿,全部截完,這本書比較特殊的地方是,全書所進行的採訪,都是由病友需求出發,前前後後訪了16位病友,如果再加上病友家屬,受訪人數超過20人,對我個人來說絕對是場耐力賽。

而每一篇訪問,都是紮紮實實的面訪,對我的精神、心靈、時間跟體力的負荷,都造成相當沈重的負擔,但是,收獲也是最真實的,我從來沒有針對一個疾病、人性最脆弱、堅韌的真實面,這麼貼身觀察過,這是一種很難形容的過程。
在此同時,我的第二本書,也同步開始進行採訪,這本書完全不同的挑戰是我得在非常有限的截稿時間內,完成所有採訪及撰寫,15位受訪醫師中,又有5位是在中南部執業。

因此,在某個程度上,我被迫必須採取以電話採訪為主的模式,來進行大部份的訪談,這個工作模式,考驗著醫師們對我文字能力的認同、信任。

不能否認的是,我並不是一個文字的創造者,而是一個文字的記錄者,因此,我的作品,多來自於訪談中的討論與觀察,一般是由我提出問號,由受訪者回答,就像是一段不斷發球、接球的網球賽,也像是場雙人舞,而不是打壁球或獨舞。

我大部份的文章,不能完全與我的受訪者作切割,如果,受訪者沒有熱情、沒有自己的看法和專業,不能激起我內心裡「碰」一聲的火花,那真是最浪費彼此生命的磨難,這也是我特別需要好的受訪者的主因。

所幸,這個星期的密集採訪結果,讓我非常、非常的開心,自己能成為一個被信賴的採訪者,我心目中的省話一哥、走國際化的新銳、醫界大老…,都能夠享受到彼此在採訪中的撞擊,互相信任、欲罷不能、有所收獲。

我實在太需要、太需要受訪者,對我坦誠相告,並且,掏心掏肺、毫無保留,他必須能夠打破心裡的那道自我防禦的牆,在採訪中展現絕對的真我,他的所思、所見、所想,那是我寫作時,最重要的養分。

我偏愛的受訪者,大多是有些共同的特質的,像是對自己正在進行的事,有重度的狂熱和執著、很聰明、有創意、具有敏銳的觀察力、有獨到的見解、有一顆體貼的心…等等,他不一定要是一個個性很熱情、很活潑的人,但必須對自己專精的領域有一定的Passion,能帶來神來之筆的意外驚喜。

除此之外,也必須有信任他人的能力、不能處處保留,會提到這一點,是因為我後來發現有些人雖然在專業上很傑出,形象、為人也不錯,但是他對十個不同的採訪者講出來的話,竟然一模一樣,就像是個人肉錄音機,不斷重複的播放固定的內容,這種受訪者,完全放不下自己的心防,是採訪者的噩夢,訪起來不會有任何成就感。

而一場好的採訪作下來,不管是採訪者、受訪者,都會有很過癮、很暢所欲言的感受,近幾年,每一次的採訪,我都盡可能會用我的iPod錄音,雖然整理稿子時,還得再花很多時間一聽再聽,但這些重新回顧的過程中,也常常會得到很多在採訪當時沒有聽到的細節、語調與情緒,而有一些意外的收獲。

我常常在受訪者身上發掘到很多無畏的勇氣、感受到他們對生命無比的熱情,在我面臨沮喪、枯竭的現實時,注入一股股的活水與能量,這是讓我的思緒能夠源源不絕,非常重要的元素。

當然我也碰過極少數很糟的受訪者,像是在採訪中不斷分心、詞不達意、釋放錯誤的訊息。

最嚴重的一位是不斷放鴿子,一下取消、一下佯裝忘記、好不容易出現,談的內容非常貧瘠,對主題毫無準備,屁股坐不到十分鐘,就忙著走人,她即不尊重自己的專業,也不在意自己的人格,想當然爾,她也成為我字典裡,唯一的一位拒絕往來戶,這輩子,不管任何理由,我絕對不會再浪費我生命裡的任何一分鐘的時間去採訪她。

為什麼我特別需要好的受訪者?因為他們豐富我的生命、我的文字,也讓看到我文字的人,有機會Get something…為他們的生命加分,這也是我身為自由撰稿人,對自己最深切的期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saisa 的頭像
isaisa

ISAISA的星星之光

isa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