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問ISA這一生中,有那些「不想砍掉重練的人生」?「當記者」這個經歷,肯定名列前茅,為什麼哩?因為,只要有了記者的頭銜,要作任何的人肉搜索,都像如虎添翼,非常的方便,也可以免掉被人牽著鼻子走、瞎子摸象胡亂猜測的謬誤,得到最接近真實的答案。

不過,以前也會有一些新聞議題,會讓ISA碰都不想碰,例如:人肉搜索名人的病情、家裡的變故…,這些觸人傷痛、傷口抹鹽的刺探,跟ISA的本性差太多,常常暗自祈求「李爺爺長命百歲」,因為,只要他老人家心臟每裝一支塗藥支架,所有的醫療新聞記者,馬上全體人仰馬翻…。不必再奉命去挖名人病情,是不當醫療線記者後,第一大樂事!

唯一的例外,是處理首富前任妻子林女士罹癌新聞的那一次,她離世時,當時,在乳癌患者圈造成不小的震憾與打擊,有不少乳癌患者,覺得以首富的財力,仍救不回妻子,那她們憑什麼得以戰勝病魔?因而,喪失了抗癌的意志,ISA覺得有必要針對她的特殊情況作說明,讓其它乳癌患者能夠保有一絲信心抗癌。

事實上,有錢或許可以嘗試更多需要財力的治療,但是患者對治療有無反應,也是關鍵,林女士所罹患的HER-2基因陽性,本來就屬於較惡性的基因型,再加上她對治療的反應不佳,就是醫師口中所說,「手裡拿到的每張牌,都是壞牌!」的情況,在這種壞劣的情勢下,雄厚的財力,並無法扭轉情勢。

而「人肉搜索」這個習慣,倒也成為Freelancer工作上的一大助力,例如:倘若有一位不怎麼熟悉的受訪者,只要上網拜一下孤狗大仙,大致就能了解他的學經歷,主要的研究範疇及興趣所在,甚至連電話、e-mail,眾人對他的評價,都一應俱全。

那麼採訪時,發生「話不投機半句多」的情況,自然會少很多,有時,受訪者的興致一來,更可以聊到不少意外的獨家分享,因此,訪問可以說是ISA覺得最輕鬆而愜意的工作方式。

ISA很習慣每一場採訪都錄音,事後整理稿件的時間,雖然會多很多,但是原汁原味的聲音,比腦海中殘存的印象,往往能夠提供更多的訊息,也可以聽到很多受訪者,在現場時,在聲音裡,一閃而過的情緒與關鍵字,很有趣!

另一個,一直影響到ISA的記者魂,是關於「對人的高度興趣」,即使是現在,只要可以讓ISA產生好奇心的人,還是都會想辦法去認識,最佳的方式當然是創造一個量身定作的採訪主題,光明正大的邀訪。

不在媒體服務後(尤其,是不在人見人抖的數字周刊),在採訪的路線上,比較不侷限於醫界,素人受訪者也增加不少,ISA覺得這是很棒的轉變,可以發現每個人對世界或事件的看法,都不一樣,很有自己獨特的觀點,是ISA永遠沒有想過的人生智慧。

而每接觸到一個新的領域,就像有了敲門磚,得以打開一道新的門,這是Freelancer這個角色,很吸引ISA的特質!





    全站熱搜

    isa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