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稱自己「完全不知社員有多少人、很難說自己玩攝影、拿攝影機有多久了,又因為沒有人要當社長,才有機會當上台大醫院攝影社社長。」的謝思民醫師,從小就對影像,非常有興趣,渴望追求極緻的美感。

本身是感染科醫師,謝思民主要的工作重點是感染科病房、加護病房的感染管制、抗生素的管制,二成是在愛滋病的臨床研究上。

「醫師的工作,當然是責任、榮譽、使命,但坦白說,也有其宿命,像是每天都是在聽病人的抱怨,總是看到人生比較負面的那一部份,而會來到你面前的人,通常都是一張張不愉快、受苦的臉、說出的是他的不舒服、需要被協助的地方,我有這個能力去幫忙他們,當然覺得很榮幸,但是,每天得面對這些人生很不愉快的這一部份,多少也會覺得壓力沈重。」他表示。

而攝影這個工作外的興趣,就成了他紓解工作壓力的最佳管道,也同時滿足了靈魂裡,對美感的需求跟追求。
謝思民覺得攝影的過程中最有趣的地方,不在於有沒有擁有最高檔、高畫素的相機。「這些器材,都只是些工具,這就像是外科醫師,只要解剖刀夠好用,知道自己要開什麼刀、對病人有沒有關心,就能開出很好的刀,跟解剖刀高不高檔,沒有關係。」

「而攝影也有類似的邏輯,重點是你知道要拍什麼、希望用什麼樣的角度拍、你對你所拍的東西有沒有感覺、感情、有沒有那份關懷的心意,而呈現出來的影像、效果,是不是你要的,這才是攝影過程中最有趣的地方。」身為醫師的他,對攝影有其獨特的看法。

人物及風景,則是他最感興趣的主題。但他所喜歡拍攝的人物,指的並不是在攝影活動時,拍拍美少女而己,對他而言,這類的人物外拍,單純是為了跟攝影同好一起記錄跟切磋攝影的技巧,談不上是創作。

謝思民在拍人物時,喜歡藉由模特兒作為表達風格的媒介,表達某一種風格或主題,因此,模特兒長得美不美,並不是重點,而拍攝前與模特兒事前溝通他所想表達的意像,往往會比實際拍攝的時間要長很多。

拍人像對他最大的吸引力是,即使是拍同一個人物,在不同的心情、不同的時空、不同的環境,都可以因為跟攝影師有不同的互動,而展現出不同的風貌與主題,但由於人像涉及的層次比較雜複,可預而不可求、爭議也比較多,可以拿出來展出的照片,相對會少很多。

而身為醫師,原本閒暇的時間相當有限,即使有時知道明天颱風要來了,今天傍晚雲彩會有特別的變化,是拍照的最佳時機,他也不見得有時間或心情,拿出相機來好好拍照,通常是趁著出國、休假時,抓緊某個機會、光線或某個特別的角度來創作。

他在拍攝風景照時,會捨棄習以為常的拍攝角度,嘗試用不同的角度、眼光,在特殊的光影下,重新詮釋大家非常熟悉的風景及景致,企圖呈現少見的風貌,甚至動用電腦後製來呈現他所想表達的意境。

謝思民覺得可以任意選擇快門、光圈先決,也可以自己調整景深、白平衡、或利用特殊的打燈方式來呈現不同意象的數位單眼相機,在創作上,提供比較多的自主性選擇,數位的另一個好處,就是拍不好可以馬上刪掉,可以多作一些不一樣的特殊嘗試。

手頭上最常用的是上市已二、三年,六百萬畫素的Konica Minolta,這也是他個人進入數位時代的起始點,自此也開始使用數位的程序像photoshop、photoimpac來處理影像,以Epson RI400印相機來作為數位暗房。

以日月潭的風景作品為例,拍攝當天到達日月潭時,剛好天氣不好、陰天暗地,空氣中瀰漫著一種風雨欲來的氣氛,實在不是適合拍照的理想光線,他在創作前,他想到若能把數位照片轉成灰階、加強對比,或許在這麼不好的拍攝條件下,也可創造出風格強烈的黑白照片。

在拍日月號時,他是整個人趴在碼頭上,以幾乎與湖面平行的角度去拍攝的,剛拍回來的照片,果然是灰濛濛的一片,沒什麼飽合的色彩跟主題,但經過電腦影像的重整,色階略為重整後,以單純的光影來呈現,果然又重新被賦與更鮮明的風格跟生命力。

另一幅在法國里昂的小教堂所拍攝的作品,他也故意挑選正中午,這個大多數攝影師不喜歡拍照的時間,以仰角嘗試去捕捉一些別人覺得不好拍的光線或角度,運用斑駁的牆面、教堂、婆娑的樹影去呈現一個穩定而古樸的質感。

而在義大利的湖邊,他注意到清晨草地上,拉了很長的樹影,嘗試用數位後製的方式,把大部份的畫面作了處理,只留下二條綠色的樹影,來突顯草地上彩度很高的樹葉,這個創作的思考過程,也是很有趣的學習、嘗試。

著名的德國景點新天鵝堡,是由高大英俊的路德維希二世(Ludwig)所建造,但他即使蓋了一座又一座的夢幻城堡,一輩子都在大臣挾持下,從未真正執政過一天。謝思民捨棄傳統會拍攝新天鵝堡最美、最寬闊的角度,而刻意蹲下來,從馬德連橋橋墩的縫隙中拍出去,呈現這個作夢國王在心靈跟身體上的禁錮。

即使是拍攝大眾心目中奢華象徵的杜拜帆船飯店,他也刻意捨棄清晨或傍晚,有飽合色彩的斜照光線來拍照,而利用中午時間,海平面上飄散著一層層沙塵時,對映出天空鮮艷的藍、帆船飯店的白,突顯出帆船飯店在沙漠起高樓的獨特價值。

而剛從郭英雄教授,手上接下台大醫院攝影社棒子的謝思民,也表示,今年台大醫院攝影社,將在十一、十二月於台大醫院中央走廊,舉辦「攝影及影像大展」,就是希望在這個數位影像的時代裡,能呈現與傳統單純攝影不同的主題。

即使照片中加入一些後製、視覺影像的設計、甚至是合成的照片,只要是美的作品,有呈現給世人看的價值,都儘量展開雙臂歡迎,同時,也歡迎民眾及攝影同好,有機會可到台大的中央走廊看攝影展。

時常藉由攝影捕捉令他動容的一刻、塑造希望呈現的美麗影像。謝思民說,在照相有了一段時間後,即使手裡沒有相機,眼睛在看這個世界時候,也比較會嘗試不同的角度及眼光、注意到一些平常不會注意到細節,比以前更能欣賞到人可愛的表情、某一個景色的特殊之處,這是攝影對他的人生,最不同的影響。(本文發表@惠氏杏苑)

附錄:
謝思民醫師小檔案
現任:
台大醫院愛滋病防治中心及內科部感染科主治醫師
台大醫學院醫學系講師
台大醫院攝影社社長
專長:
感染免疫學
愛滋病診療

全站熱搜

isa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