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心酸文,記錄了我昨天衰尾的一整天,不喜者勿入!
對於一個3C的重度依賴者,一個正港的自由工作者,
手機的頭殼壞掉是多麼悲慘的事,前天不過淋了一丁點的雨,
昨天早上,手機就變成了十足的啞吧機,或者該說是耳聾機,
偏偏周一又是忙碌的一天,再次証驗,我是個沒有手機就會與世隔絕的人。

然後,去開會時,
明明都已經搭了計程車,竟然因為午後的大雷雨,淋了一身溼,好慘!

接下來又發現這個月,月中要出版新書中,二本中的一本,
出版社竟然還沒有連絡要請寫序的醫師們,這跟五雷轟頂的也差不多了。

我後來認真反省了一下,為什麼出版社從來不認定我是「作者」,
並以一位「作者」的態度來對待我,這跟我的「寫手」人生,有很大的關係。

雖然,我很認真的作企劃,聚精會神地寫好每一篇文章、寫好每一本書,
但是,在大眾、出版社面前,我仍是個沒有「賣點」的陌生人,
出版社並不認為有讀者,會衝著我的名字來買書,
因此,我最大的價值,在於把書稿完成,其它我在意的事情,
像是攝影、美編、精準的插畫、出版的行銷策略,也就相對不重要了。

這些天下掉下來的打擊,讓我必須重新去思考,自己的寫作策略,
已經到了非調整不可的程度,得要重新定位自己的角色,
能夠從一名「寫手」真正轉型成為一位「暢銷作家」,
否則,這些天下掉下來的打擊,將會一再發生,挫折我對寫作的熱愛,
如果不能作到這一點,我就沒有必要再費心又費力的寫書了,
深耕我的實力跟影響力,將是我下半年度,最重要的挑戰…。

最後,昨天去安親班接我家小毛時,老師又臨時交代了二項數學功課,
話說小毛的安親班,今年暑假先放了二周假,
說要先讓孩子們玩玩,「這讓才會有放暑假的感覺啦!」班主任說。

身為媽媽的我,好不容易十萬火急找了保母+婆婆,幫忙帶小毛,
想說讓小毛好好玩玩也好,但是安親班老師臨時又丟了這二項數學功課,
竟有77頁吔,而且規定放假的二周內作完,這不是擺明整死媽媽嗎?

因為,這些數學,可是建構式數學,保母跟婆婆根本不可能幫得上忙,
我想讓小毛好好玩一玩的願望,也因為老師臨時丟來的數學功課,
一下子都消失無蹤,整天的惡夢,也從早上一直延續到晚上,
真正是衰尾的一天啊!!!






    全站熱搜

    isa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