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為攝護腺癌即將出書,再加上接了幾篇癌症相關的專題,
腦子一直圍繞在攝護腺癌、肝癌、腎癌、肺癌、乳癌…裡,轉來轉去轉不停。

前天,臨時加訪到也是同業的資深攝影記者邱瑞金,他是文化新聞系的學長,
上去看了他的部落格生命與光影的對白~照相盒子的造像工坊
被他的影像、文字一下就咻地吸了進去,他真是個了不起的攝影記者。
我最感動的不只是他面對癌症的態度,還有他記錄癌症的方式,
我這輩子跟拍過的健康專題不少,跟這些的照片所呈現的力道,沒得比,
怎麼說呢,他的鏡頭很美,又帶種直接、正面迎擊的震憾力,
用這樣的方式呈現赤裸裸的病痛,卻又沒有帶半點恐懼、血腥,
真實又不觸目驚心,這是我在腦海中不曾出現過的影像!

心裡覺得愧疚,關於癌症,我能表達的實在太淺薄,也太表象了,
對癌友所承受的痛苦,我們又能入木幾分呢!?

我自己,去年,肝指數不過飆過1600,就搞到不能吃、不能睡,
一周內,史無前例的暴瘦了3kg,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可還是黃臉鬼呢,
(別擔心,生命自有出路,這3kg不但肥回來了,還另加了二倍奉還...)
完全無法想像癌友們所遭受的重擊、無助,人再堅強,也有軟弱的時刻吧!

然後,Randy Pausch面對胰臟癌的態度,又是另一個深水炸彈,
我從昨晚就一直重複在看Randy Pausch在母校的畢業典禮演講Randy Pausch:如何實現兒時夢想,今天又看了人生的最後一堂課,該說什麼?
他無意佯裝堅強,或粉飾癌症所造成的痛苦,但也沒打算讓癌症左右餘生!

Randy說,「人終究得一死,沒辦法靠著活久一點,就打敗死神 」,
他認為只有「活得更好,活得更有意義」,才能夠不臣服於死神的威嚇!

Pausch的部落格上,也可以看得出來從四月開始,他的腫瘤標記在上升,也沒辦法承受標靶跟化療的綜合性藥物治療,而Randy Pausch在母校的畢業典禮演講,看起來還是神采奕奕,他甚至還抱起太太繞了一圈,說這天是A perfect day!

但根據我自己先前爆肝的經驗,肝臟功能不佳的人(Pausch的肝有N顆的轉移性腫瘤),其實連起床都是很費力的事,更別提要抱起一個人了,光這份心意跟意志力就夠讓人感佩了!

現在想想,去年在一個月內,先是爆肝又立即傻眼地丟掉幹了六年多的記者職銜,滾回家當阿宅的我,突然莫名其妙發生這些波折,或許也是上天的假動作(Pausch所說的Head Fake)等待我去發掘…


延展閱讀:
爆肝經驗》茶色尿很嚇人


全站熱搜

isa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